知网出书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小说 » 正文

小说出版少年阿山节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05  浏览次数:2593
核心提示:  阿山的外婆过了。那天是个雨天。  呆呆的阿山却冒着细细的小雨在充满悲伤的人群里寻找什么。  哭吧!人们说,外婆生前那
  阿山的外婆过了。那天是个雨天。
 
  呆呆的阿山却冒着细细的小雨在充满悲伤的人群里寻找什么。
 
  “哭吧!”人们说,“外婆生前那样辛苦地拉扯大你,死后还得不到你的眼泪。'
 
  人们的劝说,使得阿山不知所措,无神的眼睛更加茫然。
  人们含着泪水,忍着悲痛,除了对阿山叹叹气摇摇头外,仍有条不紊地做着该做的一切。外婆的老姐妹们,嘴里一边念叨着外婆生前的种种好处,一边擦洗着外婆冰凉的身子,帮外婆换上她生前早已给自己准备好的寿衣,然后把她端端正正地安放在堂屋的大门板上,那模样跟生前睡觉时没有什么区别。接着是等待主持丧葬礼仪的师公到来。
 
  师公住在离村子三里外的一个道场里,派人去请了,估计过来也得要一个多时辰。于是人们一边忙其他相关事宜,一边等着师公。
 
  “师一公到!”
 
  这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传到人们的耳膜里有些模糊,但人人都听得明白。特别是那些专广]放鞭炮迎接师公的人们,急急地点燃了引线,随着悠长的.喊声落下,一挂挂震耳欲聋的鞭炮在村子的上空炸响。不管是红喜事还是白喜事,这儿的风俗一概都是放鞭炮。说来也奇怪,红喜事,鞭炮炸响的声音在人们听来是连连祝福喜庆的声音,就连那浓浓的硝烟味,也充满着喜悦的味道;而此时的鞭炮声,除了给小孩们不寒而栗的感觉外,给大人们也增添了许多悲伤的情绪。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神奇鞭炮。
 
  孩子们热闹地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在一地的鞭炮纸屑中寻找落下的哑炮。
 
  那一脸肃静、神秘的师公从孩子们身边走过,孩子们全然不知,仍在那儿专心致志地翻找着他们要找寻的东西。
 
  大人们毕恭毕敬地把师公迎进屋里。
 
  师公撩起那油光渍渍的长袍,跨过高高的门槛,来到阿山外婆的遗体旁。
  阿山跟着外婆的远房亲戚站在一边,他没有看躺在门门板上的外婆,却眼盯着师公的一举一动。他不知道师公这件长袍穿了多少年,也不知长袍最初是什么颜色,从阿山记事起,方圆几个村子凡家里有人死了,都请师公来,他就穿着这件长袍,身上的油印都是吃菜喝酒时落下的。那吹吹打打的锣鼓队也是师公带来的。师公也是看钱做事,钱少,他就一个人来;钱适中,他就带一个锣鼓队来;钱多,除他和锣鼓队,再加一个戏班儿。有钱人家办红白喜事,这三样一样都不缺,乡下人除了看戏饱了眼福外,接下来就只有羡慕人家的后人有出息的份了。
 
  师公跟阿山外婆的娘家沾一点点瓜藤亲,虽然给的钱少,师公看在亲戚的分上还是带来了锣鼓队,这让所有的亲戚都感激万分。
 
  一阵热闹的锣鼓响过,然后是出奇的静。
 
  师公闭着双眼将一根瘦长瘦长的竹子向天空飞舞着,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不一会儿,他又用竹子使劲地敲打着死者的衣角,嘴里不再是喃喃自语,而是困兽般的吼叫:
 
  “呒!呒!呒!”
 
  奇怪的是,那困兽般的吼叫,传入人们的耳朵里就成了婉转悠长的低鸣声了,令人们感到很亲切。吼叫的声音有高、有低、有长、有短,代表的意思都不一样。围绕在外婆身旁的亲人们,虽然不能逐字逐句听懂,但懂得大意,这是师公在向死者的列祖列宗发信号、打招呼,要他们来接死者的阴魂。
 
  这时活着的亲人们才恍然大悟,从心底感到震撼,体会到与自己朝夕相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的亲人已离开自己、离开人世。人们心灵深处的那根神经被师公的“呒!呒!呒”触动,忍不住悲伤万分,难过的泪水像洪水冲破闸门,一泻而下。在亲人们悲伤的哭喊声中,四位壮汉按着师公的指挥把死者慢慢放进棺材里,盖好棺盖,但没有上钉,因为阿山的妈妈还没回来,说是搭了信去,若三天以后再没回来,就钉上钉,出殡下葬。
 
  阿山比任何人都焦急,心里做着各种各样的猜想:也许妈妈正急急地往家里赶,也许是路途太遥远,也许是没能赶上车,也许是身上的钱被人抢了,也许......
 
  阿山的小脑袋被各种各样的“也许”占满了。他出神地望着村口,希望有奇迹出现。
 
 
声明:本栏目发布信息仅代表稿件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新闻视频